福彩愛心獻功臣——手榴彈炸開缺口 帶隊伍沖出包圍圈

當前位置:首頁>市地之窗>淄博>淄博彩聞 2019-11-07 14:54:00 來源: 作者: 淄博福彩

 

9月26日,正值秋收時節,清晨的微風帶著絲絲涼意。臨淄區皇城鎮鄭辛村路邊地頭都是晾曬的玉米。通往村子的路不好走,穿過一片還未收割的玉米地,在一個小院門口,記者見到了抗戰老兵鄭士功。老人臉上的皺紋顯露著歲月的滄桑。在這位老人的身上,隱藏著一段驚心動魄的傳奇。抗戰期間,鄭士功所在的部隊被鬼子包圍,危急關頭,他當機立斷,用手榴彈炸開一個突破口,帶領戰友沖出了包圍圈。

 

不光要打敗敵人,還要繳獲武器

 “當年,臨淄的抗戰氛圍濃厚,眼看著鬼子占領了臨淄,老百姓敢怒不敢言,咱不能讓鬼子欺負到老百姓頭上。走,當兵去!”記者眼前的老人身著深藍色的中山裝,精神矍鑠,一見面,他就向記者講起了參軍時的情形。“走了幾里地,終于打聽到了招兵的地方。”

生于1929年的鄭士功,抗戰爆發時,還不到10歲。1945年,16周歲的鄭士功入伍加入膠濟大隊,其前身是組建于19383月的山東民眾抗日救國軍游擊隊。在部隊期間,鄭士功經歷的戰斗不斷,多次跟著部隊包圍鬼子據點,一直打到鬼子投降。

 90歲高齡的鄭士功有些耳背,記憶也開始衰退。“爺爺,給我們講講您當年是怎么打鬼子的。”記者此話一出,老人立刻來了精神。只見他雙手擺出握槍的姿勢,上膛、扳動扳機,嘴里喊著:“砰……砰……”老人眼神堅定,仿佛又回到槍林彈雨的戰爭歲月。

鄭士功告訴記者,當年最高興的事就是打鬼子,鬼子主要盤踞在鐵路附近,他們的隊伍經常在半夜去伏擊敵人。戰斗勝利了,繳獲了敵軍的武器,鄭士功興奮地去請教別人武器的用法。

 

說到興奮處,老人還給記者演示起了戰爭中打鬼子的場景。“那時候心里都憋著仇恨呢,哪顧得上害怕,拿著槍拼了命地往前沖。”鄭士功清晰地記得,第一次摸槍時他17歲,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身材比較瘦小,打槍的時候光是拉栓就拉了好一會。扣動扳機之后一槍出去,槍口抬得老高,槍托抵住他的胸膛,震得他后仰一下,差點翻到后面的土堆上。“槍法要慢慢練,可咱武器緊缺啊,所以每次戰斗我們都卯足了勁,不光要打敗敵人,關鍵是繳獲他們的武器。”老人講到一半,老伴兒進屋拿來一個紅色的包袱,“這可是他最珍貴的東西,你們也看看。”所有人都湊過來看看是什么寶貝,老人用顫抖的手輕輕解開了繩子,紅色的包袱里面還包著幾個袋子,層層揭開原來是一枚枚紀念章。包得嚴嚴實實連紀念章上面的防塵膜都完好無損。

手榴彈炸開缺口 帶隊伍沖出包圍圈

  鄭世功女兒鄭素真告訴記者,父親從小就給她和大哥講當年打鬼子的故事。“有一次,父親所在的小分隊在戰斗中被鬼子包圍,危急關頭,父親當機立斷用手榴彈炸開一個突破口,打開了突圍的最后通道,他迅速帶領隊伍沖出包圍圈。在那場戰斗中,因為鬼子人太多,大部隊雖然成功撤離,但是有戰友犧牲了。”聽到女兒說起戰友壯烈犧牲的場景,老人的眼圈慢慢紅了:“那時候很多戰友犧牲了,要是能活下來……”鄭士功擺了擺手,話說一半又咽下,他低頭沉思半晌,用袖口輕輕擦去了淚水。

 

“在抗日殺敵的戰場上,腦袋其實是別在褲腰帶上的。身邊戰友一個接一個倒下,我也做好了戰死沙場的準備。”老人的一席話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,女兒緊緊地握住了父親的雙手。

采訪中記者了解到,鄭世功兄弟四人都參加過抗戰,革命家庭流淌著愛國的血液,受老一輩影響,如今,老人的孫子和外甥也都相繼參軍報效國家。

說起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閱兵,老人瞬間莊嚴肅穆,整理了一下衣領和帽子,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。低頭撫摸著紀念勛章,抬頭時已是滿眼熱淚,七十年祖國滄桑巨變,不變的是老兵愛國的初心。

責任編輯:魏瑤

任选九场规则